幂方资本周玉建:做生物医药投资是很有人生价值的事

2017-10-17​
作者: 管理员
来源: 未知

转载自“青桐资本”

“幂方”取自数学幂方程,寓意有效降低投资风险,追求投资回报持续增长。

“名字要与业务相关,与机构的理念文化结合。”「幂方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玉建说,“我们希望投资项目不断提升价值,为投资人带来丰厚回报。”

作为青桐资本的好朋友,「幂方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玉建,和我们聊了聊十年生物医药投资的从业心得和感悟。


分享人:「幂方资本」创始合伙人周玉建

十年风险投资、产业并购及基金管理经验,完成股权投资及并购交易超过20亿元。曾于有中国股权投资“黄埔军校”之称的九鼎投资担任投资总监,负责项目投资及投后管理工作,担任多家公司董事及监事,在战略制定、股权激励、融资并购及挂牌上市方面具有丰富经验。

投资案例:嘉化能源、安达科技、派瑞威行、天广实生物、旌准医疗、博辉瑞进、赛诺微医疗、嘉检医学、捍宇医疗、安颂科技等。

本期内容,周玉建将回答:

  • 生物医药投资与TMT领域投资的差异?

  • 如何判断一个早期生物医药项目是否具有投资价值?

  • 投资人能为生物医药创业者提供什么帮助?

  • 做生物医药投资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以下,enjoy:




一、生物医药是个“慢”行业 急不得


从资本角度来讲,投资人都希望能布局一个好赛道,选中一匹好赛马。不过不同领域的投资,投资逻辑及关注要点未必一样。比如,生物医药与TMT领域投资有较大差异,尤其是在早中期阶段。


1.对创业者素质的侧重不一样。

TMT,尤其是互联网领域,非常看重创业者的执行力。以互联网代表的TMT领域打破了区域的限制,具有典型的规模经济效应。技术往往不是唯一的壁垒,很讲究商业模式,但商业模式又很容易被复制,所以很追求速度,典型的赢家通吃。有的创业公司,业务及商业模式也经常变化,投资这类企业有时就是在投资创始人,创始人执行力非常重要。


生物医药领域早期投资看重创业者的科学素养及行业背景,商业模式的变化不会太多。另外,TMT行业to C的项目会比较多,生物医药更多是to Hospital的。核心团队要对中国医疗健康行业有深入的理解及丰富的行业资源。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生物医药行业基本没有年轻(30岁以下)的成功创业者,技术及经验不够很难说服投资人。


2.对投资人的考验不一样。

生物医药关系到个体生命健康,亦关系到整个社会民生,无论是研发、临床实验还是生产,追求循序渐进与科学严谨。医药是个“慢行业”,它需要大量的动物及人体试验去验证产品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周期一定不会短。创业者要有足够的耐心。相应的,投资人也要有足够的专业能力甄别企业及足够的耐心来支持陪伴企业成长。专业和耐心是做好生物医药投资的先决条件。


3.市场机会及竞争格局不一样。

互联网领域,赢家通吃的情况愈发明显。医药行业的竞争会比以互联网为代表的TMT行业“温和”一些。我国的医疗市场的一些细分领域基本都能容纳不少企业同时存活,领先的市场份额大,进度落后的一些企业蛋糕抢的不够大,但也能存活。


目前中国医疗市场还是有明显的区域性。有些公司可能只要把北京、上海等个别重点市场做得很深入,就足以成为一个准上市公司。


总体来说,作为生物医药的投资人,我们愿意花更多的时间精力去评估项目自身的技术是否领先,是否有好的临床使用价值,团队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来完成技术及产品的开发、能否顺利拿到新药证书或注册证并推向市场。

二、判断项目的主要要素:方向、团队、产品、价格

医药健康领域总体进入门槛较高,像新药创制、生物技术等都是专业性强、技术壁垒高的领域。我们判断一个早期生物医药项目是否有投资价值主要基于以下几点:


1.方向。企业前进的方向要对。比如产品所在的市场空间要足够大,能够支撑企业做起来。最好有较高的门槛及较好竞争格局,企业未来有做大做强的机会。


我们并不总是看到一个项目再去研究市场,有时更多是根据市场来寻找标的。比如我们看好某个细分肿瘤领域,我们会再去找在这个细分领域研发能力强、有机会胜出的小分子、大分子企业。


2.团队。核心团队是否有非常好的科研及产业化背景,无论是药还是器械,创业团队要能熟知从临床前、临床直至生产的整个流程。在国内,一个医药企业的研发、生产、销售,都需要一个团队来完成。


我们希望团队搭配合理,要有支撑企业从研发到产业化发展起来的能力。前期团队配置不全的情况下,未来能否补充到优秀的团队加入。核心创始人是否有吸引优秀人才加入并一起同创共享的精神。


3.产品。新药及创新医疗器械早期投资需要重点关注产品的实验数据和产品进度。我们做早期生物医药投资,但不会只投一个idea,我们要看到科学严谨的理论原理、一些扎实的实验数据,甚至有时要看到基本验证的产品雏形。另外,产品的进度非常重要,进度领先的企业在理论上将获得更多更大的机会,进度远远落后的产品很可能投入产出不划算。


4.价格。有价值的项目如果价格偏离过多,风险承担与潜在收益不匹配,是不能投资的。现在生物医药投资估值泡沫严重,尤其是一些知名度高的项目估值透支特别厉害。国内的生物医药投资者大都没有经历过生物医药投资从狂热追捧、惨痛失败及到回归理性的一个完整周期。未来很多投资人付出沉重代价是可以预见的。我们医药投资团队的配置也主要是出于这点考虑,我们希望用团队的配置来平滑一些估值泡沫的风险。


我从事股权投资10年,越投越胆小,越投越谨慎。生物医药投资对专业性要求非常高,并不是随便“拍脑袋”的事。市场很大细分方向很多,要判断的东西太多。在投资决策方面,「幂方资本」的风格就是专业、科学、严谨,具体做法就是深度思考,独立判断,科学决策。 


三、投资人要“帮忙不添乱”


早期的初创成长型企业,团队配置普遍不全,整体抗风险能力较弱。除了对资金的需求外,其实在其他很多方面对投资人也有依赖。未来,投资机构的专业能力也会越来越多体现在投后管理及增值服务方面。


作为专注医药健康领域的投资机构,「幂方资本」在努力打造并强化自己的投后管理及增值服务体系。


1.资本保证。一个初创型的生物医药公司,对资金的需求很强烈。我们能在资金方面为企业保驾护航,让创业者能够安心地开展研发,经营企业。除了自身投资外,「幂方资本」会积极发动医药投资同行资源,协助被投企业完成后续轮次融资。


2.团队物色。企业的经营全靠人才,初创型企业团队组建相对不完善,有些甚至还不合理。「幂方资本」专注医药健康领域,可以整合行业人脉资源,帮助被投企业补充物色好的研发、生产、销售、经营等优秀人才。我们打造了“Me-Fund医药健康资本汇”行业交流平台,其中很重要一点的也是希望可以促进行业内的有益交流,促进人才与企业之间的优化流动。


3.经营参考。创业者可能更关注自己的细分领域,而我们作为投资机构在开展投资时看得更多更广,行业产业资讯比较丰富,也积累了一定的产业数据分析,可以为企业在战略方向及策略制定方面提供一些参考。创业者可能一辈子只创业一次,而我们作为投资人已经见证过很多创业家和企业家的成功与失败,能够为企业提供管理咨询的参考意见。


4.产业对接。我们在同一个产业链上有不同的布局,有的项目有渠道优势,有的项目有技术优势。我们可以把不同项目的资源、技术及渠道对接起来,达到业务的协同。同时,我们积极搭建的平台中,如果同行投资的企业跟我们所投标的也有好的合作空间,我们也会跟投资同行一起将这些企业对接起来探讨合作,实现共赢。此外,「幂方资本」在基金出资人层面也已经有医药健康领域的上市公司和产业集团,未来可以将出资人的产业资源引入到已投企业。


5.吸引关注。初创生物医药企业很多是科学家的创业。科学家一心科研,有的没有很强的公司定位及品牌推广意识。企业有好产品好技术及准确定位,再配着有效的品牌推广,肯定可以获得更多投资人及产业方的关注,为后续产品的研发及产业化打好更扎实的基础。在这方面,「幂方资本」也会为企业提供一些协助。


6.规范治理。我们投资企业后往往会在股权结构、公司治理等方面帮企业进一步梳理,力求更加健康合理。财务方面,我们有丰富的财务审计,做IPO的经验。法务方面,我们可以协助初创企业提早发掘未来可能出现的法律问题,做预估处理。随着发展,企业的各方面需要逐步规范,才能在资本市场少走弯路。


不过,我们不会过多的参与企业的日常经营管理,我们相信被投企业和创业者的专业性及能力。作为投资人,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帮忙决不添乱”。 

四、做生物医药投资是很有人生价值的事


「幂方资本」团队在行业内算比较年轻。一般来说,年轻的团队可能会出现冒进,急于求成。但实际我们不这样,「幂方资本」是我们的事业平台,我们非常珍惜。


做早期投资不能想着赚快钱,我们唯有立足于把每个早期项目投好服务好,为创业者提供更多帮助,为出资人实现满意回报,才能有所收获。


同样,只要团队把好项目找出来,投进去、服务好,未来实现好的回报,我们将予以投资团队丰厚的Carry分享。对于投成奖及Carry,我们通过制度明文规定并与团队签署书面的业绩证明来予以保证,让团队心里踏实。与团队签署书面文件明确并保证团队的项目奖励,「幂方资本」可能是行业第一家。这种制度安排也使得我们的团队会更加稳定和有耐心。


对于股权投资,风险控制很重要,其中团队配置很关键。我们特强调投资管理团队的配置的合理性与互补度,汇聚了一批具有研发、临床、市场、销售、金融、财务、法律不同背景和经验的投资管理人才,并从生物医药行业的各个环节、从投资的各个流程对项目风险进行把控。


另外,我们希望现在或未来希望加入「幂方资本」的人,在理念文化上会有一些共同点:热爱医药投资、懂得同创共享、专业能力很强、踏实谦虚严谨、珍惜「幂方资本」的平台。


我觉得做生物医药投资是一件很有人生价值的事情。做的时间越长,人可能会变得更有耐心有爱心和正能量。我们内部常开玩笑,说“做医药投资的绝对是真爱,做早期医药投资的更是真爱”。当好的产品和服务在临床上有很好的使用价值,能治病救人造福人类的时候,也是我们作为投资人最欣慰的时候。我们公司使命也是如此:用资本的力量,推动社会进步并造福人类。